慈濟全球資訊網

07月13日
   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
  • 搜尋
  • 【影音故事館】 Close
    一般搜尋

    進階搜尋
    Web
    站內搜尋
    全球社區網
    大愛新聞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新聞快報 全球新聞 臺灣 堅守崗位 不畏急診護理荒

堅守崗位 不畏急診護理荒

E-mail 列印
Next
每每經過病人床邊,劉台娟總會幫病人撿起掉下的衣物,或是溫暖的問候一句,舉動看似微小,卻為忙碌、緊張的急診室,注入沉穩安定的力量。

從踏入職場至今,劉台娟都待在急診室,「或許是我的性子較急,也不怕挑戰吧!」急診護理經歷快二十七年的她,說話速度快,動作敏捷,選擇急診護理的理由這麼簡單,卻又這麼不簡單。

父母的身教 病貓當良護


台娟雖然個性直爽、說話直率,但話語和投足間也帶了幾分溫柔,含有一些溫度。可能是年齡智慧的增長,也可能是長久受慈濟人文薰陶,但最早型塑她待人處事態度的,是雙親的言教與身教。

台娟的爸爸是河南人,由於晚婚,五十多歲時,台娟與姊弟們才十歲不到。小時家中經濟拮据,爸爸做雨傘、賣爆米花、搓飯糰、開計程車等小工來養活一家,媽媽則是家庭主婦,兩人辛苦地拉拔三個孩子長大,最小的女兒又誕生了。

最後台娟爸爸還是回到本行做雨傘。不諳人情世故的爸爸,台娟以「不食人間煙火」形容他,簡直快和社會脫節,「唯一可以挑起他興致的,是聊起家鄉的一切,家鄉的生活、戰亂的疾苦,我們坐在跟前細細聆聽,無形造就我們手足現在生活的簡約方式。」

儘管經濟不寬裕,家人間倒也同心同力,爸爸對孩子的教育輕鬆隨性,「自己從小是病貓,常被爸媽背著去醫院,奠定我要從事護理工作的意念。」懂事的台娟想著有一份工作還能照顧別人及家人,就這樣選擇了護理。

隨著雙親日漸年邁,台娟深切感受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。

從北回到南 依然在急診

1988年從專科學校畢業後,台娟留在臺北工作直到2002年,決定回南部。來到大林慈院的她,依然待在急診室,「原本想說南部的醫院會不會輕鬆一點,沒想到更忙碌。」

大林慈院於2000年啟業,2002年仍屬草創時期,許多工作流程靠大家一起建置,外加醫療、評鑑等制度隨之起步,行政作業是一大考驗;此外,醫院附近有高速公路,時有交通事故傷者送來急診,2003年阿里山小火車翻覆意外的傷者就是送來大林慈院急救。

過一段時間,急診又遇上護理人力短缺,對台娟而言是責任的加重。

接任護理長 留人的挑戰

初到大林慈院,台娟從第一線的臨床護理工作做起,由當時的林興隆護理長等院內前輩帶著做,另一方面在職進修二技,2008年,主管請台娟接任急診室的護理長。

剛接護理長,單位一次就來八個新人,「好在急診醫學科李宜恭主任請科內醫師甚至他本人出馬,協助訓練我們這些護理人員,教授ACLS(高級心臟救命術)等專業課程,展現醫護一家親的大器,著實分擔了我不少壓力。」

兩年後,原本的八位新人只剩兩位留下,對台娟來說,是擔任護理長以來第一次面臨的護理荒。事隔三年(2013年),全臺灣發生更嚴重的護理荒,醫院因人力不足關閉病房,急診室首當其衝,待床區變得「人滿為患」,在高壓力之下,護理同仁們有了情緒,心念開始動搖。

感受同仁們的壓力,儘管自己的行政業務繁忙,台娟也投入第一線臨床照護急診病人,「我無法幫同仁什麼,但我要真正聽見他們的聲音,心與他們同在。」

面臨這波護理荒,護理部主管、急診部主管紛紛調整人力支援,並重新評估病人狀況,好讓一些真正需要照護的病人能上到病房接受更好的治療,終於慢慢解除窘境。

正向面逆境 帶頭救生命

醫療大環境的演變,讓台娟有幾次思考是不是「不如歸去」,尤其,遇上憤憤不平的家屬時,身為急診護理長,一方面要為護理同仁出面與病人和家屬溝通,甚至是「擋子彈」的事,一方面也要穩定同仁的心情,有時,自己不免也很無力。然而,每當成功為病人解除病苦,特別是挽救了生命的時候,士氣又會為之一振。

記得幾年前有一位才生產完兩天的女士突然昏迷,從診所轉送大林慈院急診後突發休克,全部的急診醫護緊急為她CPR,隨後裝上葉克膜暫代心肺功能,總算恢復神智,隔天由心臟外科醫師動刀後搶回一命。這位新手媽媽是肺栓塞後休克心臟停止並進行CPR的病人,死亡率高達九成!她真是好福氣,母子得以相見,對醫療團隊更是莫大的鼓舞。

在急診工作,心情就會有如「三溫暖」,而且急診搶救完,就送病人上病房或手術,是團隊裡的「無名英雄/英雌」,大家很習慣這份沒有掌聲的工作。「如果臨陣脫逃,護理又少一分力量」,所以縱使民眾消費者意識高漲,有時真的遇到比較「盧」的民眾來考驗,台娟還是堅守著急診護理。

我懂你的心 管理重人和

「放低身段,我們要站出來。」是台娟多年來帶領同仁所得的體會。「偶爾,我也有情緒控制不好的時候,很感恩同仁對我的體諒。」台娟自嘲因年紀與現在的年輕同仁有落差,同仁們都把她當成大姊姊,甚至阿姨、媽媽尊敬。

正因為像媽媽,台娟會為同仁設想很多事情,但不見得同仁都能接受,不免產生誤會而使同仁生悶氣,「知道同仁氣頭上,我會讓她靜個幾天再找她聊一聊,講開了,彼此心裡就不留疙瘩。」

除了有護理部安排資深同仁當新進同仁的輔導員,關心學弟學妹的生活、工作,台娟也會固定時間找同仁們聊一聊,或是看見同仁上班鬱卒,便直接找來聊一聊。

「學妹的眼淚劈哩啪啦掉下來,好好了解她的壓力在哪裡,舒緩她的壓力。」不只台娟,學姊們也會協助關懷學弟學妹。

為他人減輕壓力的台娟,又如何舒緩自己的壓力?「以前還會打打網球,現在則是與同仁聊聊天、與家人散散步。」回家後待在屬於自己的空間、把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,也是她放鬆的方式。

這麼多年的管理經驗,台娟深覺「人和」的重要,「李宜恭主任也說,我們是個團隊,大家就像家人,有事大家拿出來講,對事不對人,他不希望我們護理人員對醫師不禮貌,也不希望醫師對護理同仁太強權。」

收到許多愛 再轉傳出去

台娟的爸爸身體一向硬朗,究竟敵不過自然老化,今年(2015年)突然有了一些狀況,住進大林慈院,台娟從護理長變成家屬的角色。

「爸爸狀況不好,我們不知所措要給予怎樣的治療時,有醫師多點建議或護理人員多點貼心的舉動,都給了我們家屬十足的安定感。」10月初,台娟爸爸在生日前夕,以近百歲高齡離開人世。

處理好爸爸的後事,台娟再次回想,自己要對病人更好,並且學習放慢腳步。「病人到了醫院,他們不會感受到急診的腳步,我們不能跟家屬、病人講得太快或簡短,他們的心會慌,反而要解釋得更清楚,讓病人和家屬安心。」因為是在急診室,台娟認為應比其他單位要有更多的耐心。

單身的台娟慶幸自己能有更多的愛給家人,以及單位的「孩子們」。看到家人平安,工作夥伴高高興興上、下班,明天又是一條好漢,這是台娟很欣喜的地方。「在臨床確實需要新血輪的加入,會有不同的光景,我們也隨時要有退位的準備,一代傳承一代;護理縱使辛苦,有大家相伴,每人分擔一點,這就是幸福。」

爸爸的離世,更堅定台娟繼續走在護理之路,她要把大家給她的愛再散播出去。「每每經過病人床邊,就算幫他們撿起掉下的衣物、給予溫暖的問候,都是我們不費吹灰之力,可以做到的。」爸爸住院的過程,台娟心裡感受特別深,原來護理就是一切基本照護的根源,是用心成就的果實。

(文:謝明芳 本文摘自:《志為護理》第14期)
 
【快報】慈濟全球新聞 ( 各國新聞社區網映象 )

【總彙】慈善新聞醫療新聞教育新聞人文新聞

最新全球新聞

隨選全球新聞


" 天堂和地獄都是用心和行為造作的。 "
證嚴法師靜思語

最新:新聞快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