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濟全球資訊網

02月23日
   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
  • 搜尋
  • 【影音故事館】 Close
    一般搜尋

    進階搜尋
    Web
    站內搜尋
    全球社區網
    大愛新聞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新聞快報 全球新聞 臺灣 再披白袍 他珍惜第二輩子

再披白袍 他珍惜第二輩子

E-mail 列印
Next
「當過病人,才知道病痛的苦。」經歷無常教育而重生,江俊廷再度披上白袍,將每天視如初生,覺得每件事情都可愛,更看到父母深深的愛。

紅色的菸頭,在黑暗中一閃一閃,星星似的,冉冉而上的菸霧,為夜色披上一層白茫茫,白日的紛擾此時悄然無聲。也許就是貪得這一刻的美好,江俊廷始終戒不掉那白色的小東西,每點燃一根菸,就像那童話裏賣火柴的女孩一樣,擁有了屬於自己的一點溫暖。

2013年6月5日,江俊廷點了一根菸,看著菸霧飄飄,他心裏惦記著不久前去做的檢查——右側臉耳下的腮腺,時不時的脹痛已有一段時間,最近連右眼都出現嚴重的複視,心想:「事情大條了。」才安排檢查。

驚覺罹重病 斷然戒酒

身為外科醫師,江俊廷總覺得白天的時間賣給了醫院,只有晚上的時間屬於自己。在地方醫院服務時,江俊廷結識了一群酒肉朋友,每天下了班,跟著他們到提供酒水的小吃部吃喝玩樂,幾乎天天報到,有時一晚就續攤四次。

吃喝無度,讓江俊廷的身體開始抗議,頻繁出現痛風症狀,自恃是醫師,他拿了止痛藥就吃,嚴重到膝蓋積水不良於行時,就拜託同學幫忙抽水。同學曾經對他說:「我不想幫你抽了,我抽完你又繼續喝,那我不是白抽了嗎?」

2007年,他來到臺中慈濟醫院服務;2009年某一天,與大學學長餐敘時,突然出現臉歪嘴斜的「中風」症狀,幸運的是症狀在十分鐘後消失,身體也沒有留下後遺症,他意識到是「短暫性缺血性腦病變」,嚇得戒了酒。

不再喝酒,江俊廷的日子好像失去寄託,他為了消磨時間,每天晚上就在電腦前玩線上遊戲,上線、帶團、打怪練職等、更新裝備……常常一回神,菸抽了兩包,天也亮了,江俊廷關了電腦,直接去上班。

「匪類」生活 扛白袍重任

私生活過得「匪類」,江俊廷卻從不拿病人開玩笑,源自於他還是住院醫師時,李石增教授給他的身教。

教授級的醫師,巡房時總是跟著好多住院醫師、實習醫師,學習著前輩的經驗。那天,江俊廷跟著李石增教授查房,例行的檢查過後,病患問了李石增教授一個非他專責科目的問題,學生們期待著教授的解答,沒想到教授只是輕輕說了:「這個問題我不知道,但我會幫你找專家來解決。」

江俊廷很震驚,身為一個教授怎麼「敢」告訴病患,有我不知道的事?出了病房,詢問教授所得到的回覆是:「我當然要說我不知道,因為我講了,病患就會相信,若是亂講,他就會亂做,這樣會害到他,我寧願講不知道,找知道的人來跟他說明。」

那一刻,江俊廷明白身穿的這件白袍有多大的責任,即使自己過得一團混亂,只要穿上白袍,絕不能害病人一團混亂。

身高近一八○公分,體重破百公斤,魁梧的江俊廷卻從沒讓病人感受到壓力,出生豐原的他,總是從容運用閩南語,幽默地緩解老人家求診的緊張心情;而神經外科門診病人,經常是因為受過傷或是職業傷害,長期有不明原因的疼痛,消磨精神及生活品質。

病人大多希冀醫師可以像神仙,馬上「藥到病除」,或者希望醫師安排開刀,徹底解決疼痛問題。但堅持非到必要不須開刀的江俊廷,總是耐著性子向病人解釋,一次又一次鼓勵病人透過復健恢復身體功能。

「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發財,但我不能從病人身上發財。」這分「白袍的責任」,讓江俊廷習慣用親切笑容包裝自己、對待病人,壓抑著不快樂;然而回到自己的世界時,菸就像魔法棒,點燃一根接一根帶他離開現實。

那天下午,江俊廷熄了那根菸不久,就接到檢查報告,他罹患了「腮腺扁平上皮細胞癌」。去查了文獻,江俊廷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全世界罕見的疾病,跟他一樣的患者,只有兩種結果,一是不好,另一種是非常不好。

江俊廷心想,反正沒有什麼好治的了,不如就直接臨終照護;但是跟父母坦白自己罹病後,七十歲的老父親彷若懇求地這樣說:「無論如何,你一定要打完這場仗,打完了我們都沒有遺憾。」想起也許再沒有盡孝的機會,他因此決定接受治療。

好人緣的江俊廷,罹癌的消息很快傳到過去學習與服務的林口長庚醫院,尊敬的師長與在各領域精進的同學,組團到臺中探望他;在與他討論過病況後,提出了治療計畫。江俊廷與親友溝通後,於是決定北上治療。

身受病苦 治癒傲慢心

北上之前,一位專精耳鼻喉科的同學,帶著《地藏王菩薩本願經》來探望他,並坦言:「這個病很難治,你現在只好念經,求好死。」江俊廷心想:「是啊!全世界的人都說我會死,好像除了治療,我也沒有其他的事好做,就讀經吧!」

住進醫院後,隨即接受三次化療;第一次化療,江俊廷的頭髮就全部掉光,「七、八月的盛夏,大家穿短袖、吹冷氣,我卻穿著厚棉襖、蓋了棉被睡覺,還是感覺從骨頭裏冷出來。」江俊廷說,對照起從前學到的醫療知識,原來這就是化療的後遺症,導致神經感覺異常,猶如經歷了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中所描述的寒冰地獄。

接著三十六次的放射線治療,每當食物一進到嘴巴,就痛得受不了。他感到懺悔,以前聽到病人說無法進食時,心中都會懷疑,直到自己的味覺全部改變,豆腐不像豆腐,像是從沒有吃過的味道,才知道自己從前太過傲慢。

「當過病人,才知道病痛的苦。」江俊廷說,直到面臨生死,才知道以前空有醫療知識卻沒有同理心的自己是多麼的惡劣。

味覺改變、沒有食欲,江俊廷開始消瘦,然而卻是從四肢開始瘦起,他形容自己:「四肢瘦長,肚子卻還大大的,就像經文說的『餓鬼相』。」

年邁父親守護 自覺不孝

在電療的最後一週,江俊廷完全無法飲食,身體因為營養不良而虛弱,「我靜靜地感受自己每一個呼吸,深刻感覺,我只要一口氣接不上來,隨時就是往生。」江俊廷說,曾有一次治療完後,要爬四層樓回到弟弟的住處休養,就短短的四層樓,他竟然就暈倒了。

生命如此脆弱,江俊廷不是沒想過放棄,他對父親說:「萬一我撐不住倒下去,你就不要救我了,因為我的病是好不了了。」老父親看著他,堅定地對他說:「我來臺北,就是要帶你回去,你給我認真呼吸,媽媽還在家裏等你。」看著父母因為自己的病,如此難過煎熬,他深深感覺到不孝。

夜深人靜時,病房裏唯一的光亮,來自於生理監視器的螢幕,上頭的圖形與數據,代表著正與疾病奮鬥的生命,江俊廷轉頭盯著那熟悉的畫面,身為醫師的他,經常靠著這些數據來照顧病患,然而此刻呈現這些數據的管線,卻連接著自己的身體。

病床邊,老父親靠著行軍床小憩,這一幕,江俊廷曾好多次在深夜的病房裏見過,而今自己的爸爸就在病床邊守著他,他心裏滿滿的抱歉:「很丟臉,很漏氣……」

把握每一分鐘 人生的開始

「生病前,我的心就像是木石,硬生生地沒有感情,現在連蚊子都捨不得打,很容易因為小事就掉眼淚……」江俊廷形容自己是重新活過,每天一早醒來就會先感恩多了一天的時間與空間。

靠著父母的照顧,江俊廷接受了不再風光的自己,他認真地吃每一口飯,認真地呼吸,終於一關一關地走了過來。

江俊廷坦言:「剛剛得知自己生病時,第一個念頭其實是:我終於可以解脫了!」然而治療過程,他才深刻體會,從前以為父母是權威的,一味期待兒子成龍鳳,其實他們對兒子有著深深的愛,藏在生活的每件瑣事中。

2014年年初,江俊廷回到臺中慈濟醫院上班。病癒後瘦了三十公斤的他,白袍在身上看起來特別大件,走起路來變得輕飄飄的,他說:「很珍惜能夠擁有這第二輩子,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有多少時間,因此作息正常,把握每一分鐘。」

回院前,江俊廷讀到一句靜思語:「感恩平安無事日,珍惜健康有用時。」他形容,這是上人叮嚀他要趕緊回到守護生命的崗位;而今只要時間允許,他便配合志工團隊,上山下鄉參與義診,希望每一分秒能夠做得更多。

回憶起生病前,雖然同樣感動志工的無私付出,跟著投入義診,但就僅僅是活動那一天的感動;回到生活中,只要一遭遇到不順心的瑣事就發脾氣,他說:「每天就是氣這個、氣那個,生命裏的每件事情都是看負面的,菸一根接著一根抽,只為了逃避現實。」而今,江俊廷在每一次的彎腰中,都很感恩能有這樣的機會,以自己的專業付出。

歷無常心感恩 每天如初生

下午三點,臺中慈濟醫院的外科加護病房外,灑入斜照的陽光,層層疊疊彷如時光隧道,重回工作的江俊廷,經常在這個時候來到加護病房。

他習慣彎下腰,對著昏迷的病患說說話,說說外面的陽光與和風,說說新開的花與盎然的小草,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護手霜,為皮膚容易敏感乾裂的病人擦上一抹溫暖。

「感恩過去匪類的四十二年,才有現在的我;感恩一場疾病,才有現在的我。感恩生命的無常教育。」江俊廷說著,過去不懂得珍惜日復一日的平凡日子,直到走過生死後,每天都猶如初生。

(文:邱如蓮 摘自《慈濟》月刊第580期)
 
【快報】慈濟全球新聞 ( 各國新聞社區網映象 )

【總彙】慈善新聞醫療新聞教育新聞人文新聞

最新全球新聞

隨選全球新聞


" 凡事要守好自己的原則,不要牽強應酬;常去應酬,往往度不到對方,反而會被拖下水! "
證嚴法師靜思語

最新:新聞快報